有一双巧手是多么重要啊

有一双巧手是多么重要啊

有个网虫男友真无聊。

有个网虫男友真无聊。

见过溜狗的,见过溜显示器的吗?今天中午在中关村看到的,溜显示器的。

见过溜狗的,见过溜显示器的吗?今天中午在中关村看到的,溜显示器的。

学校楼道里惊人的一幕

学校楼道里惊人的一幕

看 俺这面具酷吧~

看 俺这面具酷吧~

见过吗?!

北京的公共汽车上,一外地人向售票员伸出十元钱的票子就说:“见过吗?!见过吗?!”售票员不理;外地人再说:“见过吗?!见过吗?!”售票员按住火,仍然不理;如此反复,售票员终于勃然大怒,抻出一张五十元的票子戳到外地人的眼前,大喝一声:“你见过吗!”外地人见状大惊失色,抱头鼠窜,嘴中直说:“北京的售票员怎么这样呀?”众人不解,一问才知,该外地人要买票,说:“建国门、建国门”!

妹子这么穿男银们看的很热啊!

妹子这么穿男银们看的很热啊!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导演对灯光师很不满意,折腾了几天,硬是达不到要的效果。
这天在片场,导演突然大声说:“对了,好了,就是这种效果!”
一边的灯光师从远处跑来惊慌大叫:“导演,大事不好,失火了!”

吃饼干模仿秀

吃饼干模仿秀

如果是你,你会相信他吗?

  馨是某市中心医院的外科医生,她技术精湛,是很多患者心中的天使,是死亡之神的客星。但是她却是个很少说话的女孩,做事从不犹豫,很多男医生都很棘手的外科手术。到她这里却可以水到渠成,男医生都戏称她“冰美人”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在为某个人达成心愿,那个她永远无法忘记的……故事……
  馨因为没有考取到省级大学,只有带着一丝希望来到邻省的医学院,从小就胆小怕事的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进入了这所大学,同时也希望尽早毕业,离开这个可怕的学校。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慢慢熟悉了学校的环境,开始安下心来,好好学习。这天是她入学以来第一堂人体解剖实习课,一大早,她的心就不停的紧跳,她害怕在实习课上看到令自己无法承受的血肉场面。下午,同学们怀着各种心情,随着教授进入了实习室。
  年迈已老的教授用那枯老的手揭开了刚从医院送来的甘愿献身医学的人体,那些胆小的女同学都禁不住胃里的翻腾,在教室一角狂吐。馨也不例外。
  就在这时。教室外传来一声清脆的“报告”。同学们纷纷用差异的目光扫到门外,一个一米七八个头的男生映入眼帘,可能是因为长时间玩电脑游戏,背有点驮。教授用沙哑的声音问到:“为什么迟到?”男生笑到:“我正在宿舍睡午觉,听说有裸体美女看,脸都没洗就赶来了,没想到却是个奇丑无比的男人,真是扫兴,怪不的这些美妹们狂吐。哈哈,要是他有我一半的帅气,就又是另一番情形了……”边说边有意无意的走到馨身边,关切的拍拍她的背。
  馨抬起双眼,看到这个人的双眸时,才发现,他真的很帅。教授懒的理他,继续他的讲学。
  之后,馨在学校的日子里,经常遇到这个所谓的“帅哥”,渐渐的,他们认识了,他叫允楠,时间一长,他们交往了。
  但他们交往的日子里,并没有馨向往的浪漫和温馨。楠很少陪馨逛街,很少给她买小礼物,也不曾给她太多的关怀。约会的时候,大多都是馨出钱请客。还有的时候,楠甚至把她一个人扔在网吧,然后自己和哥们去喝酒。虽然这样,但馨并没有责怪过他,她一直告诉自己,楠是爱她的。
  大二的时候,他们决定不在住宿,而是出去租房。但是他们都克制自己,并没有发生任何关系。馨每天都给楠作饭,洗衣服,打扫房间。做到了一个贤妻良母应尽的职责。馨曾经问过楠:"等到毕业的时候,你会选择哪科?"楠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外科。楠又反问馨:“你呢?”馨摇摇头:"我选护士,我不当医生,那些血肉场面很恐怖。"楠笑笑拍拍她的脑袋。
  这天,馨还是像往常一样,买好了作饭的东西回到他们租住的地方,楠还是在电脑前看着黄色视频,馨也见怪不怪,微微一笑:“这些东西有那么好看吗?”说完,就去厨房,打开煤炉,烧上开水。楠悄悄从身后抱着她“老婆,你现在答应我,我以后就再也不看这些东西了,好不好?”有时候,馨也很矛盾,她其实是很希望可以和楠永久在一起的,她知道楠是真新爱她的,现在社会很开放,难到真的要等到结婚哪天吗?但是,可能还有一点顾及,作为女生的敏感,她要为自己负责。
  馨没有说话,挣脱他的怀抱,打开电视,躺在沙发上,欣赏起来。楠也没有坚持,给馨倒了杯澄汁,转身到电脑前继续他的“游戏”
  馨喝了半杯澄汁,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梦乡。
  隐约之中,馨听到有人在叫她,她睁开疲惫的双眼,楠的大脸贴近她,呼吸急促,对她说“馨,我现在想要你了。”馨现在浑身没有力气,好像很疲惫的样字,没有反抗“你想怎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以后都是你的。”楠突然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是个小骚货,从大一的时候就缠着我不放,不就是希望成为我的女人吗?看你平时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有多清高呢,没想到,你也有放荡的一面啊,哈哈。那我就成全你。但是,我告诉你,我允楠不缺女人,也不会跟任何女人结婚,我,不会对你负责。”
  馨大吃一惊,她爱的楠怎么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怎么会……她试着起身想要打醒他,但是身体好像受到什么牵绊,根本起不来。楠又开口到:“哈哈,动不了了吧,是不是全身无力?那是我倒给你的澄汁的功劳。我给你两条路走,一是,自己走出去,你如果能走出这扇门,我就绝对不碰你,以后咱们互不相识,但是,你如果走不出去,那你就是我的了,而且,我-不-会-负-责-”
  馨看着这张狰狞的脸,已经愤怒到极点,她努力起身,想要走出这个地狱,可是,她的身体像灌满了铅一样,沉重的不得了,她从沙发上滚下来。楠见她动不了,嬉笑道“呵呵,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小宝贝,别挣扎了,乖乖的躺上去,我会让你很舒服的,哈哈。”馨并没有理会他,她朝着门口,一点一点的爬去,不知道爬了多久,她终于爬到了,一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去……
楠看到馨娇小的身躯滚下去,舒了一口气,终于坚持不住,倒了下去……
  当馨醒来的时候,她看到周围的白色,知道自己是在医院,这种颜色,她再熟悉不过了。想到昏迷之前的一切……她终于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那个她以为深爱自己的男人,那个她同样深爱的男人……
  哭够了,也想通了,她随手拿起床头的报纸看起来,可能是看守的护士落下的。忽然,她的目光落在了一条醒目的新闻上:“某小区发生煤气泄露事故,室内一男一女,男的当场死亡,女的凭借顽强的生命力爬了出来,经过抢救,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室内有翻找痕迹,大概是女士醒来的时候,试图叫醒男的……”馨再也看不下去了,她明白了,那个男人还是爱她的。
  馨依稀记得楠说过想成为一名有名的外科医生,她要用楠救回来的生命完成他的遗愿……
(馨也真正的爱楠,可是,谁都不允许自己被背叛,如果是你,当时,你会相信他背叛了你吗?你是宁死也不相信他会背叛自己,还是像馨一样,选择离开?……)

让你记一辈子

让你记一辈子

定时炸弹

定时炸弹

淫家不是胖,只是瘦的不明显

淫家不是胖,只是瘦的不明显

哲学原理

哲学教授:”只有愚蠢的人才事事肯定,聪明的人总是有疑问,他们在回答问题时,会犹豫不决。”

“对此您肯定吗?”一个学生问。

“我肯定!”教授立刻回答道。

烤活老鼠吃

烤活老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