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很有哄女人的经验啊

看来很有哄女人的经验啊

人都会被吓死去

人都会被吓死去

不能怪酒

  妻子对酗酒的丈夫很有意见,一天,她看到报上有一则新闻,便拿着报纸对丈夫说:“你看看,喝酒多么危险!报上说,一个年轻男子喝醉酒乘船,从船舷上掉下去淹死了。”

  丈夫忙说:“我看看——噢,掉进河以前他还没死,是水淹死了他,这怎么能怪酒呢!”

舒服死了

一七旬老翁与一年轻小姐做爱兴奋过度脱精而亡。其家人不服将小姐告上法庭。法官请法医验尸查明原因。法医验尸后下一结论:舒服死了!

这表情还真有点像

这表情还真有点像

好邪恶的商标

好邪恶的商标

这些狗儿狼养的

这些狗儿狼养的

呻吟之宅

  搬来这幢已有七十多年历史的别墅才第三天,我就感觉到这幢别墅有点不对劲,但感觉是感觉,却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这幢别墅虽有七十多年的历史,但屋内细部的装潢是不同於外的现代化!房子是我大学同学忆伶家的别墅,平时极少使用。可正好我被公司调派到附近就职,於是忆伶立刻二话不说将房子租我,房租更只需一千块意思意思。没想到搬来后才发现…天啊!这房子至少有百坪大耶!

  但幸福维持不过三天。这房子似乎…有点不对劲。搬来之后,常会不知所以然地突然胸口闷或突如其来地感到凉意,可是,明明就是大热天呀。诸如此类的事,不时地在我身边发生。如往常地,一进家门的我立即放下皮包冲入浴室,想要藉由沖澡来舒解应酬时沾染的酒气。我轻手拉上遮帘,卸去了全身的束缚,扭开水龙头、调好适温,就着莲蓬头开始淋浴。

  原本一切似乎就是如此美好,舒柔轻适的水流缓缓滑过身体的每寸肌肤,洗净疲疺的情绪。轻松之际,突然耳边传来了声音,一种奇异的声音,起初我并不在意,但持续了段时间,我也不免觉得有些怀疑、害怕和烦了,我开始专注倾听……

  四周渐渐地静止下来,凝结成滴的水珠悄悄掉落,滴答滴答地。除此之外,还有一类声音传来,喀嘎喀嘎地,好像是种硬物极力穿越窄处的声音,诡异、邪魅的,带着急促的节奏。

  关上水龙头再披着浴巾,转过身,我翼翼地拉开遮帘,想清楚明白声音的来源……

  “呜啊啊啊~~”

  这…这是什么?!

  浴室的排水管内,某种不知名的物体正挣扎着想要穿越而出。带着惊惧的我想要跑出浴室,不料…脚步却无法移动。

  “怎么?!怎么会这样?”我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双脚。

  物体穿越的速度愈来愈快,它的顶端已经渐渐地钻出排水管,并且发出类似男女交错嘶吼的尖刺声。这种景况吓得我全身发软,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地异常僵硬,无力动弹。

  物体钻出排水管后,窄长发臭的物体居然开始膨胀,缓缓地、缓缓地…形成一颗腐烂人头。无数蛆虫正扭动着细小的身躯,穿越在已然腐烂殆尽的头颅间,在头骨关节的隙缝处钻动。更可怖的是,这样的头颅不只一颗,而是一颗接续一颗…

  下一颗头颅紧紧地咬住上一颗头颅的裂颈处,接连环地结成一炼,枯糙燥黄的稀疏落发纠缠在一起。

  “救命!救命!救命呀!”我举声尖叫地,想要引起邻居的注意,可是这幢房子实在太大了,回应我的只有回声……

  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头颅炼紧紧地缠住我的身体,最后,我竟听到忆伶的声音“你也来了呀!”

  “谁?是谁?忆伶吗?”我极力地寻找着。

  “没错!我是忆伶”其中一颗头颅回答了我。

  “你?!你是忆伶?那借我房子的人是谁呢?”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你会明白的…你会明白的……”

  之后,我只记得我被拖进了排水管,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排水管好黑、好黑,而我也只能以我那已经扭曲的眼球,眼睁睁地望着跟我生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扮演着我的角色。原来……

  这就是所谓的…找替身……

娜姐E神你们肿么了?

娜姐E神你们肿么了?

灭女友购买行动十招

  我们一直被教育Lady First,所以我们追女朋友都尽量表现体贴,上下车替她开门.尊重她的意见,但是,现在她在买东西时,都顺理成章要我付帐,长期下来颇令我吃不消,怎么办呢?花钱无底洞的惨痛经验,处处都有,看来如果你不好好制止一下你的女友,很快你就会和政府一样出现财政赤字了。现在在此提供消灭女朋友购买行动十招,你只要每天三次,饭后半小时服用,保你安啦!!

  第一招:狡兔三窟——有这型的女朋友,身上若带现金,就好比绑了炸弹般危险,赶快把钱拿去买房子、股票、债券、长期定存,最好一翻开皮夹只有零钱,还可以告诉她你正在为长远的未来打算。

  第二招:忍者龟——火速逃离付帐现场,在服务生来买单之前,你会突然肚子痛要上很久的厕所,你也可能会接到公司上司的重要电话,让她付帐,你再付她一半,养成她自付的习惯。不要不好意思,一定要戒急用忍。

  第三招:化整为零——不带大钞,只带零钱,就算带五十元的小钞也行,且最好是鱼贩、菜贩找给你皱皱有鱼腥味的旧钞,让你的女朋友在付钱时难为情,也许还会招来店员制裁的眼神。

  第四招:信用失效——把信用卡消磁使其失效。若无其事地刷卡,当信用卡被退回时,再一脸无辜地面对店员问他:“你们收电话卡吗?“如此,女朋友不自己付,行吗?

  第五招:危险勿近——花大钱的地方就甭去了,女友要逛百货公司,你就建议去看艺术展览或逛郊外;女朋友要吃大餐时,就说肚子不舒服,只能吃清粥小菜,女朋友要买化妆品,就说:“自然就是美啦!“,反正就是远离罪恶深渊的花钱地方。

  第六招:悲惨世界——带她去一趟非洲难民营,不然去参观一趟流浪汉住处也可以。

  第七招:忆苦思甜——伺机宣传过去贫穷时吃地瓜饭的惨况,告诉她勤俭的故事,同时美化一下勤俭持家的女人,如何得到男人的赞赏(当然赞赏是一回事,男人选对象还是以看顺眼为主)。

  第八招:搞破坏——想像女友的购买行动是你的敌人,当敌人般消灭掉,所以女朋友开始想买东西时,就在旁边心战喊话,“这太丑“、“那没品味“、“不适合你“来瓦解女朋友的购物兴致。

  第九招:焦土战术——你也来大买一番,再让她陪你吃一个月泡面。

  第十招:哀兵之计——到7-11或麦当劳工读生、值大夜班,原本开房车的就改骑摩托车,然后不断告诉她你有多辛苦,让女友知道你为了赚钱够她用的代价。

  最后要叮咛你上述十招要轮流交替使用,而且要很灵活,因为假设你一直使用第八招搞破坏,最后女朋友就算没弃你而去,也是独自找朋友一边瞎拼,一边骂你“小气鬼、没品味、没人格“,然后愈买愈开心,愈骂愈顺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躲在小岛肚子里的海滩,想去吗?

躲在小岛肚子里的海滩,想去吗?

在男厕看到的,被雷到了

在男厕看到的,被雷到了

职业情书

  安妮的未婚夫来信了。信中写到:“亲爱的,我非常非常想念你!你那浓密的金色卷发,浅蓝色的大眼睛,高高的颧骨,你右手上的那块伤疤,你一米六五的身高,你的一切一切,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

  安妮的女友看了这封信,说:”这真是一封罕见的情书!你的未婚夫是干什么的?”

  “他在警察局工作,专写寻人启事。”

赞同的举个手

赞同的举个手

强奸一只天鹅的

坐井观天

我出生的时候,天很蓝,很大,一眼看不到边。那时候是春天,满世界都是绿色的,轻风吹拂我的身体,有些微微骚痒,太阳照耀我鼓出的双眼,让我无法直视。那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会在这广阔而湿润的大地上不停奔跑跳跃。

认识我的人都叫我青蛙,不认识的就叫我癞蛤蟆。我不喜欢癞蛤蟆这个称呼,似乎显得我很丑一样,其实我一点不丑。

我每天无所事事,偶然抓几只虫子吃了填饱肚子然后就会看着天空发呆。我很向往蓝天,它湛蓝而广阔,有一丝丝白云飘浮其间,美丽而充满阳光。我宁可下辈子当一只飞鸟,能够自由自在地飞在天空里,无拘无束。不过下辈子的事情都是他妈的狗屁,管不了那么多,我既然生出来了,就应该更多地考虑现在的现实,于是,我决定这辈子找个天鹅当老婆。

有了这个念头,我就开始憧憬爱情了,但是这不是单纯的爱情,我更向往的是她们的身体而不是精神上的超脱。每个夜晚,我都对着漆黑的夜空发出一声声哀怨的呐喊与期待的呻吟。我幻想着天鹅欣长的脖颈,丰满的身躯,肥硕的乳房和紧俏的臀部。我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无法自拔,于是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来填补空虚。

快到冬天的时候,我听说那些天鹅计划着要飞走,飞到更南的地方去过冬。这可急坏了我,因为这意味着我必须加紧时间下手,要不然我会在空虚寂寞中再等待一个漫长的冬天。

于是我看准了一个年轻漂亮胸大屁股圆的天鹅准备下手。

一个夜里,我偷偷摸上了她的床。她当时正在熟睡,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柔顺的长颈卷曲盘旋,丰满的肉体随着呼吸而起伏,曼妙无比。她美丽得让我甚至有些不忍下手。我开始变得胆怯,先前的强烈欲望和邪恶念头不知为何居然消失无形。我站在漆黑的夜里,不只何去何从。如果我大着胆子把她强奸了,按规矩她就会嫁给我,从此了结我的心愿和满足我的欲望,但是这样我会感到良心上的不安,也许会自责一辈子;如果我就此罢手,我的梦想就会全部化为泡影,而且此时不干以后恐怕也再难有勇气。

就在我犹疑不决的时候,天鹅忽然翻了一个身,仰面朝天,双腿都分开了,袒露的乳房颤动着。见了这样的情景,我想无论任何人都无法忍受了,除非是个阳痿。既然我不是阳痿,我当然也受不了了。于是我这个肮脏龌龊的畜生仰头大叫一声就扑了上去。

我本以为她会大喊大叫,可是在我整个作案过程中,她只是轻轻的哼了几声。我偶然抬起头,看到她忧郁的双眼含满泪水,双唇紧闭,仰着脖子,这让我感到无比愧疚。

事后,我满头大汗从她身上爬下来,坐在旁边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得手后的喜悦,也没有失败后的沮丧。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了。从目标上讲,我达到了我的目的,可是从人格上讲,我彻底丧失了自我。我的大脑如石头般迟钝和木然。

“你刚才和我做了那样的事情,从此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天鹅哭哭啼啼的说。

说实话,我真的不明白责任是什么,但是我想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她一定很伤心。为了安慰她,也为了救赎自己的罪恶,我决定还是要对她负责。

于是我说:“放心吧,我会娶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眼前茫然至斯。

我们第二天就正式结婚了。婚礼上来的人不多,基本上都是我的狐朋狗友,他们说我癞蛤蟆吃了天鹅肉,艳福不浅。这次我没再在乎他们如何称呼我,我只是嘿嘿的傻笑不止。

匆匆把婚礼结束以后,大家都走了,只剩下我和天鹅老婆两个。老婆说:“原来这就是结婚啊,真无聊。”

我说:“也许吧。”

我们躺在一起,她给我讲述小时候在南方的趣事,我则给她讲我的梦想。当讲到我想飞上天去的时候,她突然说我带你飞吧。

我吓了一跳,突然觉得飞高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万一掉下来怎么办?但是为了在老婆面前显示我的勇敢,只能硬着头皮颤颤巍巍地搂住她的脖子。

她奋力一跃,我只觉得腾云驾雾一般,眼看脚下的景物越来越远。我死死抱住她,生怕掉下去,她的脖颈柔软温暖,皮毛细腻光滑,让我怜爱。我抬头看到天空越来越蓝,白云都在自己的脚下漂流,似乎可以站上去一样,天空变得要比在地上看得还广阔,无边无际,无比巨大,那一刻,我感到异常幸福。

冬天终于还是来了,她告诉我他必须远走高飞的时候我们才结婚5天。她说虽然我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占有了她,但是她还是决定死心塌地跟我一辈子,并且让我等她,等到春天来了再相聚。

她还说她爱我。

冬天,白雪飘零。我每天站在冰冷的土地上遥望阴沉灰暗的天空,期待她的归来。以前我为了解脱自己的罪恶而和她结婚,可是直到现在我居然发现距离竟让我产生了无休的思念。

我想我是爱上她了。

春天,春暖花开。和她同去的天鹅都回来了,除了她。我到处打听,可是她的同伴都只是用一种怜悯的眼光看着我,却不告诉我她到了哪里。我简直着急得快要发疯。

我等了我老婆整整两年,无论春夏秋冬我都在仰望天空,希望她能突然出现,希望我的爱情可以重新回归。但是她却从未出现。

现在我老了,也快要走完生命了。我心里清楚地明白,她永远不会回来了。

我为自己选了一块墓地,是在一口枯井里。每天我像一条濒死的鱼,躺在枯井深处,但我的眼睛还是在紧紧盯着井口那一方不大的天空,我还在奢求的企盼她会出现,虽然我知道这只是欺骗自己。

井口常常出现一些新面孔,他们好奇地看着我,有的人嘲笑我呆在这里连个老婆都没有,有的人嘲笑我在这里面看到的天空实在太小,他们骂我井底之蛙。

但是,没有人知道,我曾经拥有过爱情,更没人知道,我看到的天空比谁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