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膝盖深深中了一剑

直到膝盖深深中了一剑

学理科的娃子们,上了大学一定要好好捯饬自己哟~

学理科的娃子们,上了大学一定要好好捯饬自己哟~

婚前嘱咐

姑娘出嫁,娘家人教招:牙咬紧,臀放松,日死日活不吭声,要给娘家把气挣!手扳床,脚蹬墙,看他JJ有多长!使劲夹,别松口,看他能够撑多久!

赛车手的迷人瞬间

赛车手的迷人瞬间

龙卷风也有情

龙卷风也有情

一个流氓写给假药厂长的感谢信

  俺天生就是一个流氓,真的。俺从小就偷鸡摸狗,搞得村里鸡犬不宁。俺在无数人鄙视下逐渐长大成人。等到18岁,俺的性意识觉醒,俺觉得我是所有流氓中觉醒得很晚的了,但是觉醒之后,俺的行为一点儿也不比那些流氓差。俺看中了邻村的一个姑娘,那姑娘长得很漂亮,是公认的村花。我逮着机会把她抓到树林里,狠狠地享受了。然后俺就被邻村的人打得皮开肉绽,抛到深山老林里喂狼。可惜天不绝我,两天后我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回到家中,等俺的伤养好了,邻村传来消息,那姑娘怀孕了,后来她成了我的婆娘。
  
  成了家,俺稍稍改变了一下自己的流氓本性,毕竟,俺是一个讲正义的流氓呢。俺开始耕田、种菜。虽然俺从小不干活,可天生大力,真的干起活来,俺也不比谁差,渐渐地,俺家的庄稼和蔬菜长势喜人,婆娘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觉得嫁给流氓也是有好处的。
  
  可是天不随人愿啊。俺想学好,老天爷却派来虫子,这可恶的虫子从此改变了俺的一生。有了虫子就要杀,俺骑车跑去镇里,花大价钱买了最好的农药,狠狠地洒到庄稼地里,同时也狠狠地洒到蔬菜地里,俺想,这一下子,你们这些可恶的虫子还不死光光。可是第二天,我发现那些虫子还是生龙活虎地在庄稼和蔬菜上跳舞,俺愤怒地用手捏死了几只,可是不顶用,虫子太多太多了。
  
  俺去找卖农药的理论,他们告诉俺,这农药要洒两次才有效,老子咬咬牙,又买了一瓶回家洒,可是几天这后,俺的庄稼和蔬菜还是被虫子咬光了。俺恨,俺明白买到假农药了。俺到镇里去讲理,买家告诉我,这药是县里的“红星农药厂”生产的,要找,找他们去。
  
  俺跑到县里,找到厂长,厂长断然否定。俺当场和厂长干了起来,可惜他的狗腿子太多,把俺打个半死,俺去派出所投诉,却被厂长买通关系以滋事罪关了我十五天,美其名曰“拘留”,俺不知道啥叫拘留,只知道俺被冤枉了,俺决定,等俺出去了,干了厂长他老婆。
  
  俺说到做到,趁着厂长在外鬼混的机会,俺溜进厂长的家里,狠狠地干了厂长的老婆。然后俺就由流氓变成罪人了。很多人听说了,就说狗改不了吃屎,俺被判了十五年,进去了。
  
  俺在监狱里接受教育,学习文化,逐步有了一些进步。五年之后,村里进来另一个人,他告诉了我惊人的消息。俺的老婆也被厂长干了。厂长放言,俺干他老婆一次,他要干我老婆十次。
  
  俺老婆于是不想活了,喝了农药。没想到,喝的还是假农药,没死成。不仅没死成,喝了那药之后,据说俺老婆被厂长干后留下的妇科病也悄然痊愈了,从此,俺老婆天天喝那个假农药,据说变得越来越年轻了。于是俺老婆干脆让俺老爸老妈和俺孩子跟着一起吃,把假农药当水喝,当菜油使!没想到,俺老爸喝了头发由白转黑,俺老妈喝了,多年的风湿不治而愈!俺孩子喝了学习明显进步!俺听了,终于醒悟了,哭成了泪人。
  
  俺明白,厂长虽然让俺的庄稼绝收,虽然多干了我老婆几次,可是他毕竟救了俺老婆一命啊。我进了监狱后,如果不是俺那漂亮的老婆,俺的两个孩子和年迈的父母只能喝西北风。幸亏她喝的毒不死人的假农药啊。
  
  俺觉得对不起厂长。提起笔给了写了一封信,内容如下:
  
  敬爱的厂长:
  
  请原谅我对您犯下的罪行。俺的错误行为给您造成了终生的伤害,俺在这里说声对不起!您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视名誉如粪土,宁愿背负造假的恶名,也绝对要将对生命的敬重进行到底!您一定深知,当代农村,喝农药造成家破人亡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了,你终于决定牺牲自己,为农村人的生命做出自己的贡献。想想很多地方,为了所谓发展经济,不惜污染环境,以百姓的生命做为代价,而您的这种行为,是多么先进啊,是多么与时俱进啊!您让假农药变成了治病的良药,让假药变成了人可以常喝的饮料,这真是本世最大的发明创造啊。您的假农药,救了俺老婆,就救了俺父母和孩子,也等于救了俺。俺恨自己!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理解您,一直把救命恩人当成敌人。现在,俺终于明白了这层道理,可是,明白道理的我,已经太晚太晚了,俺这辈子对您欠下的债,只有下辈子给您做牛做马才能还清。
  
  俺没什么文化,只好再次对您表示俺对您的终生感谢之情!
  
  您的罪人:一个流氓
  
  某年某月某日于监狱
  
  写完信,俺觉得一身轻松。刚好那晚监狱组织我们看电视,电视上有领导说,周洋得了什么奖先感谢妈妈是不对的,应该先感谢国家。俺一想坏了!俺光记得感谢厂长,忘了先感谢国家了,看起来不看电视不读书只做流氓真的是不对啊!

私人问题

  “一张全票,一张半票。”一位女乘客说。

  售票员注视她身旁的一个男孩片刻,说:“他一定已达十二岁了,请你替他买全票。”

  “喂,我结婚才十年,他怎么可能是十二岁呢?”

  “夫人,”售票员说,“我只负责售票,你的私人问题恕我不想解答。”

悲剧的前一刻,然后就木有了

悲剧的前一刻,然后就木有了

哥们,你掏钱包掏的时间有点长

哥们,你掏钱包掏的时间有点长

暗黑3,伤不起啊

暗黑3,伤不起啊

谁设计的楼梯,坑爹啊

谁设计的楼梯,坑爹啊

这些年我都做了什么

这些年我都做了什么

给爷站住!

给爷站住!

腿真的软了

腿真的软了

一个字穷啊

一个字穷啊